关于我们 收藏
  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电子期刊 >
 
《方圆》知识付费,法律怎么说?
更新时间:2017-09-03 16:11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[导读] “所谓‘知识付费’的时代,我的理解是,一方面,人们知识产权意识逐渐觉醒,付费获取任何有知识产权的东西成为规律;另一方面,是知识服务行业的出现,你要获取某种知识,不用费劲找,别人送到你手上来,这种服务也是应该付费的。”谈到“知识付费”,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《方圆》记者。

虽然知识付费无可厚非,但也必须看到这种交易方式的致命弱点,就是交易双方信息的不对称导致的权利义务不对等,尤其是咨询型、求知型和交流型的知识付费行为。

6月初,由商务印书馆历经多年打造的《新华字典》APP正式登陆各大应用市场。而人们试用后发现,免费版每天只能查询两个字,要查更多字则需要最低充值40元购买完整版。对于“付费查字”,网友们各有看法,有的高举“知识付费”的大旗,表示为知识买单心甘情愿;有的则认为,字词解释是公共知识,免费查字的渠道到处都有,为查字付费并不值得。

“付费查字”值不值,只是“知识付费”引起关注的冰山一角。不可否认,“知识付费”的时代已经到来。

“所谓‘知识付费’的时代,我的理解是,一方面,人们知识产权意识逐渐觉醒,付费获取任何有知识产权的东西成为规律;另一方面,是知识服务行业的出现,你要获取某种知识,不用费劲找,别人送到你手上来,这种服务也是应该付费的。”谈到“知识付费”,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《方圆》记者。(方圆公众号ID:fangyuanmagazine)

并不新颖,古已有之

在大数据分析公司“易观”此前发布的2016年《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白皮书》中,记者看到,截至2016年年底,国内各大平台知识付费用户总计达到3800余万人,最优秀的知识付费产品付费规模超过2000万元。“易观”在白皮书中提出,“知识付费风口来袭”。

“知识免费与付费之分野早已有之。”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范明志则认为,这个“风口”并没什么好稀奇的。知识本来是无主的,谁学习并掌握了就是谁的,但现代法律制度对一定范围的知识创造了产权制度,产权制度是区分知识免费或付费的标准。

比如,自然界中存在的物质、现象及其特征、规律,不能被赋予知识产权;通识知识,诸如四大发明有哪些、如何使用微波炉等,也不能被赋予知识产权。不被赋予产权的知识是免费的。
期刊文章分类查询,尽在期刊图书馆 而被赋予产权的知识,即具有专利权、著作权的知识,则可以作为买卖的客体,获取被赋予产权的知识需要付费。因此,“知识付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‘新颖’”。

而最近炒得火热的“知识付费”,本质上其实是包含了“知识付费服务”的部分,即知识的提供者应消费者的要求,收集、筛选知识,有针对性地提供给消费者。付费其实付的是这种服务的费。

范明志表示,从内容上看,也可以分辨出“知识付费”中包含“知识付费服务”的性质,“买方的义务是付费,卖方的义务是提供相应的知识,提供的知识可以是具有知识产权的知识,也可以是与知识产权无关的思想、观点,甚至个人隐私、八卦新闻等”。

据《方圆》记者了解,目前出现的可以归为“知识付费”和“知识付费服务”的情形大概有四种,即有偿提供作品行为、有偿提供咨询行为、有偿求知行为和有偿交流互动行为。事实上,前三者都是比较传统的种类,早已有线下的形式,只是近来在线上也有发展。

其中,有偿提供作品的行为,本质上和写书、拍电影,然后把作品拿来卖钱没有什么区别。例如喜马拉雅FM,他们与一些团队合作生产独家内容发布在平台上,这些内容包括文本、视频、音频等,本身就带有著作权,网络平台只是提供作品给其受众,受众付费获得这些作品,一部分费用给著作权人,一部分给平台。

而有偿提供咨询的行为也古已有之,传统的医生咨询、律师咨询、心理咨询、投资咨询等都属于这类。在网络普及之前,医疗、法律、心理、投资等专业领域有极强的经验属性,“门外汉”花点钱,找“过来人”传授经验,治病救人或者避免将来的损失,也是比较常见的。

至于有偿求知行为,则更加古老,试问在座的谁没上过学?上学有没有给学费?那些花样百出的兴趣班、培训班、系列讲座等,都属于有偿求知行为。

……

 

     您是第 位访客
    
当日借书数 0 还书数 0 办证数 0 进馆人次 0 查看当年数据
 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